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新开户送体验金

  顾筱北机械的任由化妆师将自己柔顺黑亮的头发染烫成酒红色的大波浪,将自己十八年不曾化过妆的脸当成调色盘,铺盖上厚厚的烟熏妆。
  她此刻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子,只是低头默记着手里厚厚的人物图谱。
  她凝神注视着一张照片,剑眉很有气势的斜飞入鬓,狭长的眼睛深邃凌厉,鼻梁过于挺直,使他看起来有种孤绝的味道,薄唇紧紧的抿着,带着冷酷无情,黑色的衬衫紧贴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出底下那一身健美强壮的肌肉。
  即使只是一张照片,顾筱北也感觉到此人身上呼之欲出的浓重寒意和强势,她有些害怕的咽了一口吐沫,继续看着:厉昊南,二十八岁,王朝帝国总裁,旗下多间娱乐城、夜总会、传媒公司、石油、钢铁、地产……她拿手指点着数他身家后头的零,心里直发憷,这样的男人,今晚就是她的情夫了!
  父亲顾长河的公司频临破产,厉昊南为其注入大笔资金,力挽狂澜,但条件是要顾长河的女儿做他的情妇。
  多么老套的故事,只是出了一点点小插曲,顾长河名义下唯一的女儿顾晴北半个月前裹着细软和男朋友私奔逃跑了,被逼的寻死觅活的顾长河终于想起十八年被自己放逐到千里之外的顾晴北的孪生妹妹,顾筱北。
  这个城市夜幕悄然来临,世俗的浮华与喧闹在夜色下更显分明,顾筱北坐在汽车里,看着周围林立的耀眼的霓虹灯招牌,闪耀着各色的光芒,身旁熙熙攘攘的行人脸上朦胧而遥远。
  可是,谁又能想道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下,掩藏着多少未知的东西?
  顾筱北想起照片上那个冷人浑身发冷的男人,一向乐观向上的她,也恐惧起来,仿佛此刻在去赴阎罗王的宴会。
  她不知道今晚等待她的将是什么?
  看着五光十色迷离的灯光,听着萦绕在耳边震耳欲聋的喊麦,顾筱北和父亲在夜总会的大厅里穿过。
  有人将他们父女带到一间宽敞幽暗的KTV包房里,里面大约有十多个人,懒懒散散的坐着,健硕的身躯让人明白眼前这些男人不是普通人,周身都散发着冰冷不羁的气息,那是黑道中人特有的气势。
  这些人似有似无的将一个男人包围在中间,男人深深的陷在沙发里,四肢完全舒展开来,可有可无的看着他们父女,黑色衬衫半敞着,可以看到胸口刺青的狼头,青红紫绿,蜿蜒狰狞,阴影中的脸看不清楚,但他四周仿佛罩无形的森冷肃杀。
  是他,虽然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是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寒意,顾筱北知道他就是厉昊南!
  “厉总,我将晴北带来了!”在顾筱北眼中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父亲,此刻卑躬屈膝的对那个叫厉昊南的人满面堆欢。
  顾长河把他的‘礼物’往前推了推,顾筱北,现在应该叫她顾晴北:巴掌大的瓜子脸上一双美目顾盼生姿,鼻梁高挺秀气,粉嫩的花瓣嘴性感动人,一头长长的酒红色大波浪卷发,更添柔媚,整个人看起来艳而不俗,媚而不妖。尤其是一身紧身的黑丝绒裙子,窄腰翘臀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暴露无疑,霎时便将屋里所有人的眼光就吸引了过去。
  顾筱北强自镇定,模仿着姐姐的姿态傲然的站着,但是在众人咄咄的目光中,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躺在扫描仪里被从头到尾的扫描了一遍。
  厉昊南没有说话,一个身材修长,梳着利落短发,精俏干练的女人走到顾筱北眼前,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我先带顾小姐去检查身体,如果一切正常,回来后就把协议签了!”
  “检查身体!”顾长河有些疑惑诧异道。
  “当然要检查身体了,顾小姐行为不检,万一要有什么病传染给昊南哥怎么办!”女子绷着脸说道:“走,跟我去检查身体!”
  顾筱北知道,他们不是想检查身体,只是想羞辱自己。
  女人领着她七拐八绕的上了电梯又出来,进到一间冰冷的屋子里。屋里摆在一排一排发着冰冷寒光的器械,两个穿着白大衣带着口罩的医生站在里面。里面的一切,让顾筱北想起了七三一部队的人体实验室。
  “安雅小姐好!”两个医生对女子问好。
  “好。你们给她做最详细的检查!”安雅回头扫了顾筱北一眼:“把衣服脱了!”
  顾筱北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人毫无回避的意思,低着头,满面羞红,开始慢慢吞吞的脱衣服。
  “你动作快点,全部脱光!”安雅冰冷的视线中带着厌恶和冷酷。
  顾筱北感觉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这个厉昊南究竟与父亲和姐姐有多大的仇,要用这种方法羞辱人!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咬紧牙,浑身赤裸的躺在冰冷的床上,任由两个医生对自己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检查。
  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先进的仪器,在顾筱北穿好衣服的同时,检查结果也出来了。
  “昊南哥,她身体很健康,还是处女!”安雅将报告递给依然坐在沙发里的厉昊南,冰冷的毫无避讳的陈述着事实。
  “既然没病,那就把契约签了吧!”厉昊南终于冷淡的开口,低沉声音充满了无法轻忽的威严和残酷的霸道。
  安雅把一份协议递给顾长河,顾长河翻开看看,之后就喜笑颜开的签上大名,随后递给顾筱北。
  顾筱北拿起文件,觉得这几页纸竟然重如千斤,仔细看了觉得心惊肉跳,这不就是霸王条款、卖身契吗!需要自己做什么写的模模糊糊,就是要无条件听从厉昊南的安排,契约期间自己连说不,叫停的权利都没有。
  可是她明知道不合理,却毫无反抗的权利,她把那几页纸攥得紧紧的,似乎要从里面汲取力量,在父亲的名字后面写上:“顾晴北”。
  签约结束后,顾长河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KTV,将她一个人丢弃在这些虎狼之中,如同十八年前丢弃自己一样。
  顾筱北一个人站在屋子中央,看着坐着的众人用或探寻,或嘲弄,或玩味的目光扫射着她,心中一直压抑的恐惧和羞愤到了临界点,下意识想转身逃跑。
  “顾晴北,先跟昊南打个招呼吧!”一个清峻贵气,神情中带着些冷漠的男子慢条斯理的说。顾筱北从资料中知道这个人是厉昊南身边的左膀,文以墨。据说二人从十岁起就开始并肩闯荡,如果说厉昊南是这个帝国的主帅帅,那文以墨就是足智多谋的军师。文以墨狡诈阴冷,诡计百出,做起事来杀人于无形。
  “厉先生好!”顾筱北矜持的吐出几个字。
  “还有我们呢,怎么,还没上床呢,你眼睛里就只有我哥了!”一个臂阔腰圆的大块头哄笑,这个人是厉昊南的贴身保镖,当过特种兵的冼志明。
  “大家好!”顾筱北明知道他们在难为自己,也只有硬起头皮。
  “哈哈,顾晴北,你平日里不是很嚣张的,今天怎么低眉顺眼了,这么乖乖的听话了!”几个男人心满意足的大笑。
  “你说她怎么会是处女呢,这是我听过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故作费解的说道。顾筱北知道这个人是厉昊南的右臂,跟厉昊南一起在金三角当过雇佣兵的阮文正,为人凶狠毒辣,冷酷无情。
  “哈哈哈,这你还不知道,一定是去做了修补!”
  “昊南哥,你也感觉一下,这赝品和正品有什么不同!”
  几个男人肆无忌惮的揪住这件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不放。
  顾筱北感觉自己脸红的能滴出血!
  “顾晴北,你前些日子跟刘公子不是如胶似漆的吗,我亲眼看着你们去酒店开房了,在往前数,那个姓赵的小白脸,还有打架子鼓的那小子,你说你这样的女人都摇身一变成了处女,那我不是也能变成情圣!”冼志明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无比的好奇,表现的很费解。
  “你懂什么呀,这叫吃猪肉装回子,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你们两个怎么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我想顾大小姐也是好心,想给咱哥留个好印象和一个难忘的初夜!”
  哈哈哈……
  几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拿站在屋子中央孤立无援的顾筱北调侃,坐在他们身边的女伴当观众,附和着娇笑着……
  顾筱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置身在这里,仿佛是一只被围观的猴子,被人任意的品评,指点,戏耍。
  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这个屋里唯一和自己有一点儿关系的厉昊南,此时这个一身狂野气势的男人正在以眼光侵略她,冷俊的脸清晰的出现在灯光下,挑了一下眉毛,黑眸无声的望着她,里头带着玩味,那是种看猎物如何垂死挣扎的耍戏目光。
  原来他也在看热闹!
  自己可真是天真,怎么指望他会救自己,他是这个群无赖的老大,自己是他的契约情人,这些人如此戏谑自己,自然是得到他的容许的。
  “顾晴北,你以前不是KTV舞台上最疯狂最引人瞩目的吗,来,今天也给哥几个唱一个或者跳一个,让我哥高兴高兴,等一下到了床上或许可以让你爽一把!哈哈!”阮文正轻浮的说着。
  “来来,跳一个,也让我们欣赏一下你的小蛮腰!”
  “对,先运动一下,等会到了我哥床上,再扭,感觉一定更好!”冼志明挤眉弄眼的说道。
  一帮人都暧昧的哄笑起来。
  顾筱北无论事先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都经不起这样的场合,长这么大,何尝被人这样羞辱过。即使没人把她当掌上明珠,生活中时有不顺,但从来没有卑贱到这个地步,她又羞又怒,火上心头,眼睛都气红了,手开始抖,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冷静自持。

58人打赏,最高打赏666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