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新开户送体验金

  他伸出手猝然掐住她的脖子,她奋力挣扎,他的十指卡得她透不过气来,她听到他的骨指关节咯咯作响,他一定是真想掐死她了。是什么让他这样恨自己,想要置她于死地。
  “你放开我,咳咳……放……”她像只小兽,绝望般呜咽,却不能发出完整的声音。
  柔软的黑暗包围上来,如同甜美酣醇的梦境,温存的将她包围,她在也不会有恐惧和害怕。
  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每天都跟着厉哥,他是不是太久没有女人,还是在性.事上有怪癖,怎么会把一个女孩子弄的浑身是伤,弄的不成样子……”
  说话的人是王朝帝国附属医院厉昊南的私人医生司徒杰,他和厉昊南是多年的旧识,知道厉昊南性格暴戾易怒,但没想到竟然有这样虐待的癖好,他行医多年,也见过一些家暴,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一道道地青青紫紫的痕迹,到处都是牙印,在大腿的根部处甚至可以看见新开户送体验金这样的记号,这些话他没法直接去问厉昊南,只好问他身边的吴闯。
  吴闯当然清楚厉昊南对顾晴北那种疯狂的,偏执的报复,苦笑着替厉昊南解释:“昊南哥他也不总这样,最近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想去以前的事情,他才会发狂!”
  顾筱北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她停了几秒,才慢慢适应周围的环境,从照在床上的清白的月光看现在是晚上,想必是护士替她关了灯,此刻只余下从窗户外透进的微亮的光。
  借着窗外这份微弱的光线,她看见了立在不远处的身影,修长而挺拔,他背对着她,看向窗外。
  喉间时时发作的灼痛让她记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像被腐蚀了的胶片电影,一幕幕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厉昊南想掐死自己!
  顾筱北感觉到喉咙里火烧火燎的难受,微微咳嗽了一下,那人急忙的回过头来,月光中英俊的脸庞带着朦胧的诱惑,用漆黑明亮的眼睛望向她,淡淡地笑了笑:“顾小姐,你醒了?”
  顾筱北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孔,恍惚了半天才说的,“你是,吴闯!”声音嘶哑得怖人。
  “对,是我。”吴闯慢慢走上前来,微挑起唇角,“你发烧了,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医生说你烧退就会醒过来。”
  他说话的时候微微俯着身子,恰好站在床与窗口之间,光线半明半暗的,可在这样的昏暗之中,顾筱北还是能够清楚看见他的脸,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俊美迷人!
  顾筱北突然觉得黑暗中的二人太过暧昧,索性自己伸手按亮了壁灯。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闭了闭眼,待到适应了突然而来的光亮后,吴闯开口道:“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为你请的看护家里临时有事情出去了,我先代替一会儿。”
  “我,我想喝点儿水!”
  “好。”吴闯急忙到了杯水递给她。
  也许是因为这次生病的原因,顾筱北的一张脸明显瘦下去,她的肤色原本就白的透明,此时更加显得憔悴苍白,却意外地衬得一双大眼睛愈发乌沉沉的。
  初次见她以来,笑也罢,哭也罢,就连委屈就全的时候,她也总是那么生气勃勃。只是一转眼,竟落得这样!
  她长长的头发散落在白色的枕套上,洁白的劲项上已经被勒了深深一道瘀痕,还有一些或红或紫的块状,甚至有些是明显的牙印,这痕迹顺着她的襟口蔓延到里面。
  吴闯急忙转开自己的脸,“顾小姐,医生要你好好休息,如果不再发烧,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
  顾筱北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回到了老家,梦里的那张脸庞,鲜活一如昨日。
  贺子俊爽朗畅快的笑声,仿佛又回到校园中的鸟语花香里,薄薄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树荫铺洒下细碎的光晕,整个校园都沐浴在温暖干净生气勃勃的气氛中。
  花朵纷纷扬扬的飘洒着,俊美的他站在这如诗如画的背景里,好不美丽。
  “筱北,快点儿趁热吃!”身材欣长的贺子俊把几个热乎乎的包子交到穿着白色校服裙子的顾筱北手里,顾筱北咬了一口包子,娇憨的要求,“下次我要吃羊肉馅的!”
  “好,好,明天咱就吃羊肉馅的!”贺子俊见她吃完一个包子后,将水瓶送到她嘴边,俊美的无可挑剔的眸子里满满的全是爱怜!
  她那个时候是怎样的快乐,那个时候?哪个时候?那个人又是谁?
  那时的贺子俊是刚刚上了大学的模样,每次回来,都如同宠不够她一样,一离开,写给她的信像雪片一样地飞来,信总是写满密密麻麻的好几页信纸,上面描绘着出到大学的新奇和彷徨,还有他对她的思念和惦记。
  顾筱北却很少给贺子俊回信,因为她心里的话太多,总要当着他的面说才好。
  后来他在大学就当上了演员,此时星运势不可挡,一飞冲天!
  渐渐的,他的信从每周一封变成了每月一封,后来又成了不定期的偶尔一回,再后来就有了电话,每次都是听着他那边兵荒马乱的,说不上几句话就挂了……
  顾筱北并不怪贺子俊,她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和处境,她深信,他一直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那个人,只不过他们分隔的太远,生活的世界太不同,只靠电话里面的交流,再深的感情也会变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止是他,有时候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给和他说些什么。
  她只盼望着自己考上大学的一天,用自己的力量追上他,和他并肩站在一片蓝天下,以同样的高度看同样的世界,她一直奔着这个方向奋发图强着,坚信自己可以办得。
  可是人算怎么能比得上天算,她还没等大学毕业,她就和贺子俊吵架分手。
  她还没等跟他比翼并肩看世界,就已经匆匆的来到另一个狰狞的世界里。
  顾筱北在医院里又住了两天就出院了,出院手续是吴闯为她办的,也是吴闯将她送回了家。
  厉昊南一直都没有出现过,吴闯脸上带着虚弱的歉疚。
  顾筱北对厉昊南没有来看她是庆幸的,她从来也没有指望厉昊南把自己放在心上,一个恨不得掐死自己的人,要要把自己放心上,反倒成为一种负担了!
  自己也不是什么娇贵命,养些天就又精神抖擞了。
  顾筱北一个人在家呆了几天有些无聊,就打算到这个生了她却不肯接纳她的城市转转。
  这个街道到处都在炫耀着这个都市的繁华,穿梭不止的车流和耀眼的林立灯牌,像是把这个闷热的城市,变得更加拥挤沸腾。
  顾筱北根本人认识这个城市的道路,只是看哪里人多往哪里挤,见前面广场处看起来人格外的多。顾筱北好奇的挤了过去,“今天是金鹰奖颁奖殿里,等一下要有大明星来走红毯,参加颁奖礼的!”无数粉丝激动的大声喧哗着。
  “单佳童,贺子俊,曲艺,韩格格……”
  顾筱北在听见贺子俊时,心里一阵悸动,他今天就会出现在这里吗?她脑袋里轰然一片混乱,过去的点点滴滴突然变成玻璃碎片,扎在心头。
  她抬头看着不远处那被铺天盖地的海报,这海报正是贺子俊的巨型照。海报上,贺子俊神采飞扬的微笑着,看起来,俨然就是偶像巨星。
  顾筱北细细看了好一会儿,却觉得这些海报远远不及贺子俊本人好看,他的精气神,无论多高明的摄影师似乎都表现不出来。
  想起新年的那次争吵,顾筱北心里一阵黯然,拉动所有的感官细胞转身,就像牵扯了只有躯壳的木偶,机械的往外外走。
  可是只走两步她就转回头来,她要看他一眼,很想看他一眼,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
  尤其想到那晚厉昊南对自己痛下杀手的劫后余生,她心中害怕,如同那天他在用力一点,自己可能就真的过去,这一生,都再也看不见贺子俊了。
  这一刻,顾筱北才如此深刻地体会到,自己那么想念他。此时心中对他所有的埋怨,暗恨都灰飞烟灭,只剩下满腔的疼爱和思念。
  也许错过了这次,今生,真是无法在看见他了!
  自次新年时和贺子俊吵架分开,顾筱北就开始思念贺子俊,尽管她无数次暗下决心,忘了他,但是关于他的点点滴滴,不经意间就会窜上他的心头。一直到今天,苦苦压抑的思念就如同出笼的洪水猛兽一样,在身体里汹涌着,她无法预知自己的明天会怎样,无论如何都要再看他一眼,哪怕是一眼!
  顾筱北四处寻找了一下,知道马上就要开场了,连黄牛票都没有地方买了。

58人打赏,最高打赏666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