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新开户送体验金

  这样的顾筱北,气的人直想翻白眼!桌上众人更是目瞪口呆!
  厉昊南靠在椅背,点燃一跟烟,看着顾筱北因为斗嘴获胜,面孔上出现一种罕见的洋洋得意,略带点孩子气的楚楚动人。他不觉微微皱眉。
  陈爽虽然年纪小,也感觉到桌上的气氛开始不对,伸手把顾筱北嘴里咬着的饮料吸管拽下来,捅捅顾筱北,“筱北,你不去给我厉叔叔敬酒啊!”
  “敬什么酒,你没看见吗?请仔细观察你厉叔叔的臀部!”顾筱北带着醉意,低低的说着。
  “臀部?”陈爽莫名其妙的问道,还真的侧头看看厉昊南后面。
  顾筱北喝了酒,她虽然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低,其实不算低,而这时房间里又比较静,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听见了她的话,很多人都不约而同的偷偷看了看厉昊南的身后。
  “没看见那里都已经被大家拍的又红又肿了么?我怎么还敢去拍!”顾筱北说完,突然放肆的大笑起来。
  坐在她们附近的冼志明和阮文正,不约而同的也笑出了声,但是他们被厉昊南扫了一眼就闭了嘴。这种一眼秒杀的气场正是厉昊南最霸道的,羡煞了多少人。
  厉昊南此时气的脸色铁青,自己叱咤风云半生,神鬼不惧,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如此放肆地取笑,这么多年,还没人敢如此的戏弄他,拿他开玩笑。
  他看着顾筱北因为喝酒娇颜泛起三分春色,眼睛被酒意盈染成水汪汪的魅惑,娇艳欲滴的唇瓣还带着笑意,他没想到顾晴北还有这个借酒装疯劲,咬牙说道:“陈爽,你带顾晴北去洗个脸!清醒清醒!”
  “好。”陈爽也知道自己惹事了,急忙拉扯着顾筱北去洗脸。
  洗过脸后的顾筱北,算是有些清醒了。
  在坐车回家的路上,顾筱北不安地坐在厉昊南身边,低垂下自己的头,被失恋刺激起来的勇气和疯狂慢慢褪去,她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有些闹过了头,她了解厉昊南的狠绝暴戾,自己这么闹,他一定气坏了。
  厉昊南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味道,他的冷,让她害怕,不由自主的想战栗。
  回到只有两个人的家里,顾筱北是彻底的害怕了,今天晚上自己给厉昊南丢脸了,虽然他没有骂她,但她知道。她只觉得很害怕,她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干嘛要喝酒啊!喝酒就喝酒吧,怎么还想起取笑厉昊南了!这不是摸老虎屁股吗,尤其是摸被拍的又红又肿的老虎屁股!
  顾筱北知道厉昊南不是善良的人,自己这么跟他闹,他还指不定怎么收拾自己呢,她承担不起惹怒他的后果!
  厉昊南如阴戾的猎豹一步步向她走近,那冰冷寒澈的目光让她害怕,她慢慢后退直退到窗边,背抵住冰冷的墙壁。他的双手掐住了她纤细的颈子。厉昊南本来气势不怒自威,此刻眉头一挑,寒气逼人,看着瑟瑟发抖的顾筱北,“怎么,这么快就哑巴了,刚刚不是挺爱说爱笑的吗?现在知道害怕了?”
  “知道了。”顾筱北猛地打了个寒战,身体掠过一阵阵的颤动,低着头,唯唯诺诺的,不去看厉昊南咄咄逼人的眼睛。
  “抬起头说话!我问你,你下次还敢不敢了?”厉浩南强势霸道的不容置疑。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顾筱北被此时的厉昊南吓得几乎要哭出来,在这样安静的夜色里,他眼睛里的狠戾让她感到惶恐,她毫不怀疑厉昊南会一把捏死她。
  “那先上楼去洗个澡吧!”
  顾筱北吓得站在那里依然一动不动,不确定厉浩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厉昊南突然笑了,“愣在这里做什么,你要不乐意洗,我帮你好了。”
  顾筱北在他的笑容里,不寒而栗!
  顾筱北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潺潺的水声,精神也跟着一点儿点儿的紧张起来,身体不由的瑟瑟发抖,紧闭着双眼,心灵上那种巨大的恐惧愈来愈深。双手下意识的抓紧身上的被子,似乎是想以此做为屏障。
  随着卫生间房门的关闭,顾筱北感觉到一种压迫性的气息,厉昊南的脚步向她逼近,她心跳急速,脚步声伴着低低的喘息,被子揭掉了,她被浓郁男性气息笼罩,灼热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身体,热烈的吻和滚烫的唇落在她的胸口。
  顾筱北想着上两次那彻骨铭心的疼和濒临死亡的窒息,一个瞬间恐惧攀升到了极致,脑中早就绷紧了弦这个时候断了,她脱线似的战栗成一团,如同受到外侵的蜗牛,把自己收缩成一个团,抗拒着一切外力。
  厉昊南手臂紧了一紧,手掌滑下一点,落在了她的腰上,可是顾筱北如同受到刺激一样,抖的更加厉害,整个身体都如同中风的病人一样,不可抑制的蜷缩着,僵硬的无法打开。而那最应该打开的,最应该柔软的地方,却像受惊的蚌,紧紧闭合。
  顾筱北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全身布满因寒颤而起的小疙瘩。她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把牙齿咬的咯咯响,默默地流泪。
  厉厉昊南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身上的浴巾早已经被扯落了,精壮的身体裸露着,他的没有耐性是出了名的,根本没心思陪着顾筱北玩。他伸出大手,狠狠的想拉开顾筱北的身体,而缩成一团的顾筱北如同僵尸一般,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舒展她的身体。
  两个人都像是在发泄着什么痛恨与怨怒,却都不肯发出任何的声音来,只是激烈而沉默的纠缠着。两人的情事,慢慢成了一场贴身肉搏。
  按照厉昊南的脾气,这样的顾筱北,他要么掉头转身就走,要么会把她从头到脚狠狠折磨一下。可是他不甘心。
  厉昊南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被人拒之门外。有生以来,一直是女人对他千娇百媚的迎合,甚至各施手段的取悦他,从来没有女人敢用这种方式消极抵抗他,他抬起身,喘息着,冷笑说:“顾晴北,你少在这里耍无赖,你别忘了,你是跟我签了约的!”
  顾筱北最怕的就是想去那如卖身契一样的契约,听厉昊南这样说,就如同被点了死穴一样,抖得好似癫痫病人,硬生生的把厉昊南给气笑了。他指着顾筱北,哭笑不得的说:“好,臭丫头,算你能耐,不但会借酒装疯,现在连抽风都学会了!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爸爸跟你一样抽风!”
  顾筱北听到爸爸,似乎清醒了一些,咬着牙,抑制着自己发抖的身体,竭力的将身体打开一些。厉昊南仿佛看见希望,再次满怀兴奋的投身其中,想要攻城破土,但是还是不得其法,那扇肉门紧紧的闭合着,如同墨线绷的一般。
  他一头的汗,急切难耐,狠声叫着顾晴北的名字:“顾晴北,你别紧张,放松点。”顾筱北倒是表现的足够乖巧,听话的‘嗯嗯’答应着,也努力的想让自己配合他的动作,咬牙闭眼,任凭泪水从眼角流出。
  为了争取好的表现,她搂住厉昊南的脖子,尽着她最大的能力,急出了一身的汗。
  这已经是她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表现了,她的身子一阵阵地发着抖,腿也打着颤。厉昊南却再一次以失败告终,他坐起来,眯着眼角看顾筱北,如同看个怪物一样,大口喘着气,纵横花丛的他从来没有这样恼羞成怒过,这种挫败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如果从来没有过,他也不会渴望,但明明他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销魂蚀骨,他知道她的每一分美好,所以才迫切的地想要投身其中,鸳梦重温。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赴汤蹈火,为了这分激情,他可以无数的努力尝试。可是他试了又试,怎么样都不行。他知道她的藏着的炙热,她的温润包容,但她就是不肯为他打开。
  厉昊南深深的愤恨起来,愤恨自己的执念,愤恨眼前这个可恶的坏女人,他凶猛而厌憎地跟她纠缠,像是要把所有的痛恨都附加到她的身上。
  顾筱北痛苦的呜咽着,却不能发出完整的声音。她不怪厉昊南的狠厉,在她这样的行为刺激下,好人也会变成疯子。可是因为精神上的恐惧,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她能用的是精神的拒绝封锁,厉昊南能用的武力占据进攻。她投降似地说:“厉昊南,我尽力了。”说完失声痛哭。
  厉昊南也知道顾筱北是尽力了,但是他就是恨。无法宣泄的恨,他站起来,去卫生间冲了个澡,走回来,神情已经平和了很多,站在床头看着顾筱北,吐了一口气,“算了,别折腾了,天都要亮了,去洗个澡吧!”

58人打赏,最高打赏666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